这个还魂丹的炼制,自己也只是有把握炼制,但是达到一次性炼制两颗的水平,自己觉得也没把握了。

想到这里,楚天舒突然明白炼丹宗的人,为什么让他多炼制高级丹药了。

原来是想通过炼制高级丹药,提升他的炼丹技能,让自己能多炼制一颗,一次救两个人。

对自己当然是好事,但是,这白雪神志不清,好像这个药也能治疗。

楚天舒转头看向宋蓝海道:“治疗白雪的方法也是还魂丹,是不是?”

宋蓝海面有赧色地点了点头。

都是聪明人不必说破。

一颗丹药的材料,他们自己的人都不够分的,怎么可能给白雪,当时宋蓝海说这是一个方法,但是这个方法却不一定行得通。

宋蓝海略一犹豫接着道:“我们也可以试试其他丹药,比如安神丹、温神丹,我觉得都有治好白雪姑娘的可能。”

楚天舒轻笑道:“只是可能啊。”

他说完略一沉吟又道:“所谓的炼制多出来的丹药平分,不包括这颗还魂丹是吧?”

炼丹宗的人不知道楚天舒想说什么,都没好接这话茬。

但是宋蓝泉却是从这话里听出了肯定能炼出来,甚至肯定是两颗的意思。

他起身行礼道:“楚公子,这样如何?如果炼制出两颗,分你的那颗,我们用其他丹药交换如何?但是……但是真的没办法给白雪姑娘,因为那两个人对我们太重要了。”

他们的父亲要用自然不说,那个元梦长老呢?

楚天舒疑惑道:“你们之前说的元梦长老?”

宋蓝泉看了一眼宋蓝海道:“她并不是我们炼丹宗的,但是他是二哥的未婚妻,而且当年……当年也是为了二哥才昏睡不醒的。”

宋蓝海沉默不语,整个大厅里的气氛沉重了几分。

楚天舒又沉吟了一会儿道:“这样吧,我也略懂医术,过会儿我能否去看看两位,也许能帮得上忙。”

其实他想说也许就不用还魂丹了,但是,没有见到病人,他也不敢妄言。

宋海泉见楚天舒也没拒绝用其他丹药交换还魂丹的提议,虽然也没答应。

当下他一脸灿烂地笑着,赶紧道:“那提前感谢楚公子了,要不我们先开吃,酒足饭饱后我们去看看,随后再炼丹。如何?”

不知道这宋蓝泉是因为天生亲和力强,才说话办事让人喜欢,还是因为说话办事到位,才显得亲和力强,让人无法拒绝。

总之,楚天舒总感觉此人让人难以拒绝。

也许这就是那种天生亲和力强的人吧,让人生不起拒绝的心思,同样的话,别人说就很讨厌,这种人说就没那种感觉。

楚天舒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宋海泉的提议,一时间整个大厅热闹了起来。

酒过三巡,楚天舒敬完酒刚准备坐回座位。

却是见白雪顺手从楚天舒的位置上拿起一杯不知何时斟满的酒,端起来正在喝。

楚天舒不知这是何时放在这里的酒。

感觉有点不对,过去从白雪手里接过来闻了闻,又在灯光下看了看,却没发现有什么问题。

他正准备抿一口尝一尝,白雪却又夺过来酒杯,对着楚天舒的酒杯一碰,醉眼迷离地道:“楚大哥……喝……喝完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人……”

一边说一边往楚天舒身上靠,一口喝掉了杯中酒,嘴角流着一片晶莹,那胸前澎湃不知何时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。

楚天舒哭笑不得地和白雪干了杯中酒,扶着白雪坐下。

不远处的西门官人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道:“大了有大的烦恼啊。”

叶少流这时恰好和西门官人聚在一起喝酒,他撇了一眼白雪,白了一眼西门官人道:“真下流。”

西门官人一愣道:“太大,真流不下去。”

叶少流:“……”

楚天舒觉得炼丹宗的炼丹分成还不错,而白雪的问题,确实可以考虑其他方法来解决。

而且还魂丹的事情,随后看情况也有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。

加上炼丹宗也有刻意讨好的意味,整体下来,推杯换盏,也算宾主尽欢宾。

……

不多时,朝凤帮帮主尘凤手下的那个老妇,就把准备好的请柬,送到了楚惜刀房间。

皇万千接过请柬,只冷冷的撂下两个字“不去”,接着就哐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门外,那个老妇嘴角狠狠抽搐着,眼中杀机凌厉。

房间里,楚惜刀接过皇万千扔过来的请柬,有些无语的道:“一个个的,上赶着请咱们吃饭?搞什么?”

他旁边的桌子上,已经放着巨岳帮帮主梁志和无畏帮帮主徐炜的请柬。

这也是皇万千直接拒绝的原因,因为他们已经答应了巨岳帮帮主梁志前去赴宴,别人的邀请,自然是没法答应了。

皇采薇开口道:“肯定是他们都知道了咱们报名成功的事情,想要摸摸咱们的底,好知己知彼。”

楚惜刀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正说着,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三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他,都很是无语……

……

胡宝明回到天河帮帮主的房间门口,敲了敲房门,听到里面的回应后,自己开门走了进去。

关门后听了听外面动静,他这才快步走到了独自喝茶的范长河身边,恭声道:“帮主,请帖我送过去了,不过被人家给直接拒绝了。”

范长河端茶的动作一僵,接着把茶盏狠狠顿在了桌上,冷笑一声道:“看来,我范某人还不入人家的眼呐。”

胡宝明解释道:“帮主,倒也不是,只是另外那几家也都发出了请柬,他们答应了梁志那边赴约,咱们的约,自然是没法赴了。”

“都给送请柬了?”

范长河微微一怔,接着恍然大悟道:“我就说吗,一个不入流的神刀帮,怎么可能那么短时间就把人给招齐,哪儿来那么多人应募……”

他嘿嘿笑了起来:“恐怕,神刀帮招进去的,全都是那几家安插的人手。”

胡宝明也恍然大悟:“看来咱们只是运气不好,咱们的人才没被点中。”